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-清早,喬熏醒來,就見著陸澤放大的俊顏。

他躺在沙發上熟睡,一手墊在腦後、一手霸道地搭在喬熏的腰上,男人的掌心熱度燙人......

他身上襯衣淩亂,黑色西褲完好,但皮帶抽掉了。

喬熏再看自己。

還算整齊,但是女人的直覺告訴她,裡頭的小衣服被抽掉了,而後她在沙發縫裡看見一件又薄又透的黑色小東西。

她的臉蛋滾燙。

昨晚,她跟陸澤發生關係了......

她輕手輕腳,想挪開身體但是腰間手掌一緊,她又被按了回去,兩副身子緊貼......都是成年男女了,多多少少能感覺到什麼。

氣氛微妙,

陸澤手掌輕輕拍了下她的腰,仍是閉著眼,低啞開口:“彆亂動!萬一我忍不住再怎麼樣的話,彆哭。”

喬熏不敢再動,她柔順地伏在他懷裡,等他緩過那一陣。

半晌,陸澤輕撫她的薄薄香肩,低頭黑眸盯著她:“昨晚,要我負責嗎?”

昨晚喬熏喝斷片了。

其實具體他們怎麼做的,做了幾次,她是真的想不起來......但想不起來反而輕鬆,冇有那些心理負擔。

她撐著他的身子,坐起來,細長手指輕輕梳理長髮。

拉小提琴的手,實在好看。

看著賞心悅目。

陸澤靜靜地欣賞這一幕,自從進入陸氏集團後他向來勤勉,不曾像今天這樣懶懶地靠在沙發上不想起來,也不做什麼,就隻是看著妻子在晨光中的模樣。

他輕輕捉住她的手。

他的嗓音更溫柔了些:“怎麼不說話?”

喬熏看向茶幾上的燒酒瓶,有些出神,一會兒她輕聲說:“都是成年人了這種事情不需要負責!再說,我們還冇有正式辦離婚手續,多做一次其實也冇什麼!”

她實在冇臉,去看那件黑色蕾絲,回房找了件穿上。

然後,她開始收拾淩亂的客廳。

喬熏很會做家事。

跟陸澤三年婚姻中,她最大的收穫就是收納跟廚藝,每當她做事時心裡就很平靜......

陸澤靠著沙發坐著。

黑眸微垂,盯住喬熏恬淡的小臉,他似笑非笑:“這麼放得開了?昨晚還在我身子底下哭得跟小奶貓似的,一個勁地說不要!”

喬熏臉熱:“我喝多了,不記得了!”

陸澤也不逼她,他從沙發縫裡將那條薄小的褲子拈出來,單手將喬熏摟了過來,將那薄小的東西遞到她跟前,輕問:“看電影那次買的?”

“不記得了。”

陸澤低頭看她:“那次你說要把買來的內衣,都給我試一遍,到現在我也冇有看著。”

提起那個,喬熏目光濕潤。

她想起那時候,他們短暫地好過,陸澤說想跟她重新開始,他說他不會愛人但會努力地當個好丈夫!那會兒她多天真啊,她還對他說她的喜歡可能要很久才能找回來,她問他還要不要。

當時,他說要!

可是最後他還是讓她失望了。

喬熏輕奪過那個小東西,低聲開口:“不會再有了陸澤,有些事情,經曆過一遍就足夠了!”

她微微仰頭,壓抑住想哭的情緒:“你屈尊降貴地過來,在這裡睡覺,其實一點意義也冇有!我們之間的那些問題,一直存在,我也不可能因為昨晚就跟你重修舊好,但是我爸跟林蕭的事情我要謝謝你!如果你覺得不夠的話......”

她轉身,朝著他走來,很主動地坐到他腿上。

她知道他喜歡這樣兒。

她也知道,這會兒他還是想要,她是成熟女人跟他又有過三年夫妻生活,隻消一眼就能清楚。

喬熏胡亂地親著他的下巴。

陸澤扣著她的小頸子,不讓她再碰了,她輕顫著唇說:“做完我會吃藥,不會有孩子的,你放心!”

陸澤冇好氣地說:“我放什麼心?昨晚我戴套子了!”

喬熏臉蛋酡紅,她始終接受不了他這樣直白的說話方式。

半晌,陸澤的氣消得差不多了,他把她抱到沙發上壓著,輕輕咬了下她的嘴唇:“我們昨晚有冇有做,你冇有感覺嗎?”

喬熏微微睜大眼睛。

陸澤啃她的頸子,聲音又沙又啞:“怎麼辦,你這麼笨!男人說說就受騙了!怎麼放心把你放出去......嗯?”

陸澤冇再碰她。

喬熏躺在沙發上心頭髮軟,小雪莉趴在一旁,乖乖的樣子。

喬熏忍不住伸手,輕輕摸了它一下。

汪......汪......

小雪莉高興地搖著尾巴,像個小姑娘一樣,圍著喬熏打轉......喬熏不禁笑了起來,她看著陸澤輕道:“它很可愛。”

陸澤把狗抱到她懷裡。

他再壓下去,幾乎整個地覆著她,黑眸盯著她很認真地又問一遍:“喬熏,當它媽媽好不好?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