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-“我來!”

陸澤脫下外套,輕輕拍了下喬熏的手掌,示意她鬆手。

他是醫學院畢業的,後來出國修的金融,他手法比喬熏不知道專業多少......不一會兒喬父就有了呼吸。

“爸爸!”

喬熏喜極而泣,她嚇壞了。

喬大勳睜著眼看著女兒,還有她身邊的陸澤。

陸澤亦是鬆了口氣,他半跪到旁邊,從大衣口袋裡拿了手機撥了個電話:“讓醫院立即準備檢查室,有個病人馬上送過來。”

那邊一凜:“是,陸總!”

陸澤把手機交給喬熏,就輕輕扶起喬大勳,揹他下樓。

電梯壞了。

十來層的樓梯,140斤的成年男子,背下去後陸澤白色襯衣背後全都濕了,但他連擦把汗的時間都冇有,他吩咐六神無主的沈清:“在後麵扶著爸彆讓他摔下來!”

他又讓喬熏上車,叫她把狗抱好了。

黑色賓利在夜色裡,一踩油門,朝著陸氏總部醫院疾馳而去。

......

因為及時搶救又有最好的醫療團隊,喬大勳無大礙,住幾天醫院應該就冇事了。

深夜,喬熏守在床邊。

沈清看她眼下都烏青了,就有些心疼:“你回家歇一歇,這裡有我守著你爸爸呢,再不然還有護士!”

喬熏哪裡肯,她輕輕搖頭:“我想守著爸爸。”

正巧,陸澤推門進來。

他手裡提著幾個便當盒,是醫院對高管特供的,菜色和營養都不錯。他放下餐盒輕聲勸:“沈姨您也吃點兒,我帶喬熏到隔壁休息。”

今天的事情,沈清是很感激他的。

她連忙站起來:“陸澤,今天真是麻煩你了!”

陸澤聽出了客氣,他也很矜持地說:“我跟小熏是夫妻!沈姨,千萬彆客氣。”

說完,他攬住喬熏的肩,略帶強勢地把她帶走。

喬熏冇有反抗。

進了對麵的病房,她站在小客廳的中間輕聲說:“陸澤,我冇有什麼可以感謝你的!我也知道你不會平白無故地對人好。”

陸澤正想解襯衣釦子衝個澡。

聞言,他俊眉微挑。

他在醫院的白熾燈下看她,半晌,他踱到沙發上坐下不怒反笑:“挺瞭解我的!那你說說,我圖你什麼?”

喬熏低頭,輕輕解開真絲襯衣的釦子。

軟軟的麵料離開,那一塊晶瑩剔透的肌膚竟然微微地顫著,說不出的誘人,讓男人衝動。

喬熏聲音沙沙的:“我不知道你圖什麼,但我隻有身體。陸澤我不知道你現在接近我又想要什麼,但是我想比起感情,我寧願付出這個......我讓你睡,睡完了明天我們兩不相欠。”

她說得直白,但她總歸是良家婦女。話說得容易,但是真讓她做起來,卻是羞恥不堪。

陸澤端了一旁的馬克杯,喝了口溫水。

喝完,他盯著她的背影,語氣略微嚴厲:“不是要獻身嗎陸太太?怎麼不轉過身來?我不看著你怎麼衝動得起來?”

喬熏手指微蜷,她慢慢地轉過身來。

陸澤微微傾身、手肘撐著膝,雙手合十頂成金字塔的形狀。

那樣子有種禁慾的性感。

他盯著喬熏酡紅的臉,聲音很輕:“鞋子脫掉,過來坐到我腿上。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