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-喬熏連忙從窗戶往下看,果真,陸澤的車停在下麵。

他穿了一身黑色倚在暮色裡吸菸,姿態很隨性,喬熏看他的時候他也看著她,目光直勾勾的。

半晌,他撥了喬熏的電話。

喬熏接起來直接開口:“陸澤,你過來把狗帶走。”

他卻很溫柔地說:“它叫雪莉!三個月大!喬熏,你不是一直想養一隻小狗嗎?它很可愛。”

喬熏還想說什麼,陸澤卻掛了電話。

他側身將香菸熄掉,又抬眼看著喬熏輕笑了一下,然後就打開車門上車離開了。

喬熏怔怔地盯著車尾燈,一直到看不見為止,等她低頭,那隻狗也看著她......一雙狗眼裡寫滿了無辜。

喬熏當然不會養它。

她換了衣服鞋子,抱著狗出門打車,準備給陸澤送回去。

到了彆墅,天色擦黑。

傭人見她回來很驚喜:“太太回來了?先生纔回來呢!這小狗真可愛。”

喬熏跟陸澤再折騰,她向來不遷怒傭人。她啞聲問:“先生呢?”

傭人殷勤地說:“先生在樓上!太太可以先跟先生說說話,晚餐一會兒就可以開了,廚房今晚添幾個菜。”

喬熏點了下頭,抱著那隻叫雪莉的狗上樓。

主臥室裡的燈亮著,她猜測陸澤在裡麵於是敲了下門,裡麵傳來陸澤的聲音:“進來。”

喬熏推開門,就見著陸澤坐在起居室沙發上翻看雜誌,他隻穿了件雪白浴衣,黑色髮梢上還滴著水,一副才洗過澡的樣子。

喬熏進來,

他放下雜誌靜靜看她:“不喜歡它?”

喬熏是喜歡的,但是陸澤送的她不想要,她把狗放下輕聲說:“你給它找個主人,我不會要的!......還有這個!”

她把婚戒輕輕放在茶幾上。

小小一枚,在水晶燈下,光彩奪目。

陸澤彎腰抱起小狗,小狗衝他嗚嗚叫了兩下然後就啃他的手掌,應該是餓了。陸澤順著毛輕摸了它兩下,小傢夥又嗚嗚兩聲。

喬熏盯著看了半響,但她還是硬起心腸:“我走了!”

才說完,她的手腕被人捉住,

天旋地轉間,她被陸澤輕壓在身子底下,他虛虛地罩著她。喬熏咬牙:“陸澤你放開我!你忘了我們分居了!”

“分居你還跑過來?”

“分居你還在我身子底下?”

......

喬熏眼睛發紅,彆過臉,不肯跟他說一個字。

她全身寫滿了拒絕。

陸澤低了頭,輕輕舔掉她眼角的淚,在她驚悚時他將那隻雪白小狗抱到她懷裡,很溫柔地說:“當它媽媽好不好?”

喬熏落荒而逃。

她推開陸澤時,他有些驚訝,但是冇有阻止她......等到樓梯間傳來下樓的匆促聲音,他輕輕放下了狗拿起茶幾上的婚戒靜靜地看。

傭人在門口一臉無措:“先生,太太走了!”

陸澤麵上冇有表情。

他隻輕聲說:“讓司機開車送她回去!路上不安全。”

傭人不敢多問!

彆墅外麵的私道,喬熏越走越快,她的耳邊都是陸澤那句很溫柔的話【當它媽媽好不好?】

那些她曾經幻想過的美好畫麵,就像是死去的記憶,再度向她發起攻擊......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